您现在的位置: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六和 > 学科站点 > 艺术 > 正文内容

《庆余年》男主张若昀被华策影视追讨1.44亿元,到底谁坑了谁?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6-23 浏览次数: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

  北京报道2019年巨亏亿元之后,华策影视()最近也不平静。

   最受市场关注的莫过于其向电视剧《庆余年》主角范闲扮演者张若昀追讨亿元的经济纠纷。

   华策影视算得上是我国影视圈里的硬角色,其官网自称国内电视剧第一股,影视剧年产量、全网播出量、市场占有率、海外出口额稳居全国第一,先后出品《国家命运》《外交风云》《绝境铸剑》《创业时代》《奔腾岁月》《亲爱的,热爱的》《下一站是幸福》《完美关系》等一批精品剧和《我和我的祖国》《刺客聂隐娘》《听风者》《大唐玄奘》等多部经典影片。

   张若昀是当下影视圈的红人。 公开资料显示,张若昀生于1988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先后出演《九州天空城》、《麻雀》、《法医秦明》等剧。

   2019年6月,张若昀与女演员唐艺昕结婚。 2019年11月,电视剧《庆余年》火爆,此后还因VIP也要付费点播的操作被指吃相难看引发热议。

   身为主角范闲,张若昀的热度也是一时无两。

   张若昀还有一个堪称业界大咖的爸爸张健,担任《庆余年》、《雪豹》、《黑狐》等剧的导演、制片人。 双方为何闹到对簿公堂,还要查封银行账户和房产的地步?6月12日,华策影视在回复深交所对其2019年年报问询函时,对双方的纠纷给出了剧情梗概:第一集:2016年12月,华策影视子公司华策影业(天津)有限公司(下称华策影业)与浙江南北湖梦都影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都影业)及其核心艺人签署了《合作协议》,约定在2017年4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期间由梦都影业核心艺人出演华策影业(含关联公司)投资拍摄的四部影视剧项目,每一项目酬金均为5000万元,总额2亿元。

   综合多方信息,这里所提到的核心艺人就是张若昀。 顺带还剧透了张若昀三年前的片酬。 第二集:2016年12月,华策影业向梦都影业支付了协议项下15000万元款项。

   其后,公司向梦都影业及其核心艺人提供了多个影视剧项目,均被拒绝。 2017年8月,各方签署了《合作协议之补充协议》,约定梦都影业及其核心艺人将其收取的其他影视剧6500万元酬金支付给华策影业,以此抵扣《合作协议》中约定的一部影视剧项目。

   梦都影业分别于2017年11月及2018年8月返还600万元及1500万元。

   第三集:梦都影业及有关责任人拒不返还其余款项,在多次沟通无果后,2019年6月,华策影业向杭州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解除与梦都影业等签署的《合作协议》,要求梦都影业等返还亿元酬金以及违约金。

   2019年9月,浙江省海盐县人民法院裁定:查封、冻结被申请人梦都影业及连带责任人的银行存款亿元或同等价值财产。 目前,法院已查封相关责任人名下房产作为保全措施。 华策影视2019年巨亏亿元,今年拟定增22亿元若能拿回亿元,对华策影视今年的业绩表现将是不小的支撑。 2019年,华策影视巨亏亿元,2020年一季度则业绩反转:营收亿元同比增长%;实现净利润亿元同比增长%;扣非净利润增幅达到%。 针对2019年的巨亏,深交所发了问询函,华策影视解释称,2019年,影视行业持续深度调整和规范管理升级,全行业全年备案、开机、上线项目同比出现大幅下滑。

   最大的利润黑洞是其对并购标的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计提了高达亿元的商誉减值。

   按照现行会计规则,商誉不能逐年摊销,只能每年做减值测试并作出商誉减值评估。

   然而,单看上海克顿文化的业绩表现并不太差,当期实现净利润万元。

   据公司年报,至2019年底,华策影视商誉为亿元。

   深陷困境的华策影视拟非公开发行股份化缘,据其4月26日发布的定增预案,拟募资不超过22亿元,其中亿元用于拍摄12部电视剧,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华策影视能要回亿元吗?华策影视很自信地表示:本项诉讼公司胜诉的可能性较大。

   张若昀父子并没有做出太多的公开回应。

   6月18日下午,张若昀发了一条言简意赅的微博,仅8个字:没签过约,未曾收钱。

   外界猜测,其所指就是华策影视一事。

   在资本市场上,张若昀之父张健是一位老将,与濒临退市边缘的*ST梦舟()渊源颇深。

   梦舟,两个字很眼熟是不是?这家公司与华策影视追讨的梦都影业都是张健旗下的公司。

   这是一段让*ST梦舟股东们不堪回首的往事。 *ST梦舟原名鑫科材料,主业是铜加工。

   2015年,影视概念火爆,鑫科材料亿元收购当初还处于亏损状态的西安梦舟影视文化传播公司(下称西安梦舟)100%股权。 张健就是西安梦舟的创始人,也是当时的实控人。

   跨界进军影视业,后更名为梦舟股份过了两三年好日子,但是,2018年、2019年,影视业务却极大拖累梦舟股份,*ST梦舟在2018年和2019年相继对西安梦舟及后者收购的梦幻工厂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导致2018年和2019年分别亏损亿和亿。

   5年一轮回。

   2020年5月5日,*ST梦舟发布公告称,为回归铜加工主业,拟将公司拥有的影视文化板块资产整体挂牌转让,交易标的为西安梦舟100%股权及其下属所有资产。 此时,张健早已彻底离开*ST梦舟,通过一系列股权转让操作让其担任法人的上海大昀影视有限公司重新拿到西安梦舟的核心资产,对*ST梦舟欠下股权转让款、分红款等,且均已逾期。

   *ST梦舟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霍尔果斯梦舟应收上海大昀股权转让款人民币万元、应收嘉兴梦舟股利分红款人民币万元及西安梦舟应收嘉兴梦舟资产转让款人民币万元,上述款项均已逾期未能收回,期后上海大昀和嘉兴梦舟出具了还款承诺书,承诺了还款时间和分期偿还金额,还款来源为嘉兴梦舟拥有的相关影视作品的销售回款。

   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上述应收款项尚有人民币亿元未能收回。 天眼查显示,海大昀和嘉兴梦舟都是张健旗下的公司。 今年都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

   今年,*ST梦舟股价曾多次低于1元/股,最低触及元/股。

   6月19日,*ST梦舟收盘价为元/股,徘徊在面值退市的边缘。 责编:吕江涛(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